二十四小时服务电话:0633-3365206 投诉电话:0633-3365707    Rzph.com Home中国日照
 日照市人民医院 | 肿瘤科 | 文化生活 | 正文
【字体: 
地瓜
作者:刘山    文章来源:肿瘤科一病区    点击数:37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11-11
  丹桂飘香的季节,母亲打来电话,说是刨地瓜了,叫回家拿。今年家里特地种了“大红袍”。这种地瓜水多、面少,没人愿种,但适合烤箱烤。
  带上老婆,带上闺女,带上鱼,买点肉,回老家看看。
  街头“冰糖烤梨,烤地瓜——”的叫卖声和飘过的缕缕甜香把我带回儿时的记忆。
  科技不发达的年代,粮食产量低。地瓜高产,可养活更多人。每个生产队都种地瓜。最高兴的事莫过于跟着大人到地里领地瓜。分好的地瓜堆成堆,顶尖用地瓜压一个纸条,称“扉子”。扉子上写着户主的名字。我刚上学,认字不多。从地瓜堆中找出自己“大大”的名字时,总能得到大人的表扬:了不得,学没白上了。
  地瓜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不轻松。春天下种。夏天剪“栽子”,栽上。最讨厌的是翻秧子。地瓜秧扎根影响地瓜产量。三伏天,弓背弯腰,把地瓜秧的根薅起来翻到地瓜垄的另一侧。又累又热,少不了抱怨两句。爹总是那一句“不伏不结地瓜。”
  白露后,根据土茬和地茬不同开始陆续刨地瓜。自此,家家户户,月月天天,地瓜宴拉开帷幕。把囫囵地瓜洗净,放进大锅,加水不漫过地瓜为煮地瓜。煮地瓜要一把火煮熟。要是中间想掀开锅盖看看,完了,木胀了(夹生了),就再也煮不熟了。“掀一掀,烧三天”说的就是煮地瓜。晒软的地瓜煮熟了,撕开皮,不好,要淌,赶紧往嘴里吸,滋啦,舌头烫了。比柿子软,比柿子甜,吃饱了,咽不够。老爷爷看着我们逞着赛着吃,说:“一个长夏,瘦了不少,多吃点,上地瓜膘。”地瓜切成块,漫水烧熟为熬地瓜。加点玉米面搅和搅和为糊度煎地瓜。再加点盐,撒点菜沫为咸饭煎地瓜。熬地瓜没有煮地瓜甜,吃多了会“滋辣”。滋辣就是吐酸水。辣得受不了,很多人说一辈子不吃地瓜都不想。熬地瓜加点菜能减轻滋辣。再加点豆沫、花生什么的就成了“三合一”。煮地瓜,熬地瓜,到老不如个烧地瓜。星期天,一群玩伴,偷偷带上火种,找个背风坡,挖个坑,放进地瓜,盖薄薄的一层土。抱捆玉米秸子放在上面烧。闹够了,地瓜也熟了。拿树枝子拨拉开灰土,香气扑鼻。一边嘶啦着嘴,一边指着别人的鼻子哈哈大笑,嘲笑对方是“灰鬼”。
  地瓜宴结束的时候,该吃地瓜干了。
  霜降后,开了西北风,天气晴朗,正好晒地瓜干。成堆的地瓜,切成片,撒到地里。人们或蹲着,或弯着腰,用手把地瓜干单个摆开。天冷,伸不出手,小孩子就拿根木棍儿,直着腰拨拉。遇上天不好,就得把地瓜干一个一个拾起来。“快起来!开风了!去晾地瓜干子!”迷迷糊糊听见大人喊。我极不情愿地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起来。看着我慢腾腾的样子,爹说了一句“咋?又惊了你的梦头了?干不了就好好上学!”晒好的地瓜干有上千斤,存在一个大囤子里。这是春末、秋初和整个夏天的主粮。
  地瓜干可以煮、可以熬,也可以做三合一,只是不如地瓜做的夸嘴。
  地瓜干磨成粉可以包大包子,擀面条子。地瓜面条是不可以煮着吃的。地瓜面条一下锅就烂成了糊度。擀好的地瓜面条一绺一绺摆在箅子上。箅子下面是菠菜汤。面条蒸熟了,菠菜也熟了。盛上一碗菠菜汤,泡上一绺子面条,也算是换了换花样。
  作为瓜干的深加工食品,煎饼有着食用方便、耐储存等优点而成为三餐主食。煎饼吃前不用加热。只要有煎饼,不担心饭做少了。忙了、懒了,不想做饭了,摸过煎饼卷上萝卜头子就是一顿饭。干煎饼可以放很长时间。出门干活带煎饼,学生上学带煎饼,过年也要烙煎饼。地瓜干磨成粉,放进铺着包袱的筛子,加水浸泡,滤去甜水。控水,挤成面团。烙煎饼用鏊子。鏊子外形像乌龟壳,只是三个爪。鏊子下面烧火。鏊子热时,两手捧着面团在鏊子上滚。速度很重要,快了,煎饼不匀和,慢了,烫手。稍后用木尺子把煎饼刮匀,快干时,揭起来就成了。辛苦两三天,吃到二月三。每次烙煎饼结束,孩子们最期待的就是烙一个菜煎饼。在鏊子上铺三五个煎饼,把韭菜馅摊在煎饼上,上面再盖上三五个煎饼,闻到香味时,卷起来。两手捧到盖顶上,要快,否则烫坏手。切成块,啧啧,无上的美味。
  煎饼虽好,天天吃,也腻。我难以下咽。母亲就给我讲她小时候的故事。那时大炼钢铁,锅收走了,盆子也收走了。人们喝糊度水,吃地瓜秧窝窝头。姥爷就去地里拾来坏地瓜,放清水里浸,浸去坏味,晒干,磨成粉。榆树根,剥皮晒干,磨成粉。借榆树根皮粉的粘性,把坏地瓜粉和成面,包大包子。夜深人静时,捞出藏在浑水缸里的脸盆蒸包子。好景不长,有人举报,盆被没收了。大舅挑食,咽不下窝窝头,天天哭着:要干,要干。姥爷就到邻村要饭,要点坏地瓜干给大舅吃。姥爷一边看着大舅吃地瓜干,一边说:要是这辈子能天天吃上地瓜干,我就知足了。
  还有一种地瓜干,是地瓜煮熟后再切片晒干,叫“干巴糅”。这个名字叫的好,很形象,晒“干巴”了还是“柔”软的。“干巴糅”比地瓜还甜。为防止苍蝇光顾,晒干巴糅要选在深秋或初冬。蒸熟的地瓜切成薄片,放在盖顶上晒。还要看鸟,麻雀也会来光顾。竹竿上拴个塑料袋,插在盖顶旁,风吹着哗啦啦响,麻雀不敢靠前。隔天翻晒一次,等两面都干了,黄澄澄的半透明,硬硬的却能卷成一个卷的时候,收起来。放一段时间,地瓜干的表面就会长出一层“白霜”。那是地瓜干分解出的一层糖霜,据说是麦芽糖。干巴糅,在当时是孩子们的顶级零食。
  “到了!”老婆的一句话把我从梦中惊醒。肚子早已咕噜,口水差点流出。
  天还不算冷,父亲早已生起憋里气炉子。天井里飘着烤地瓜的甜香。饭已做好,是我们爱吃的大锅白菜:猪肉、粉条、白菜、豆腐,还有老面饽饽。吃饭间,我抬头,无意中看见母亲银发下那张曾经得过面瘫的脸,流露的是满满的知足。我的心酸酸的:从中秋节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。母亲知道我们忙,想我们的时候,就打电话叫我们回家拿菜、拿蛋、拿……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文章录入:张晓君    责任编辑:张晓君 
    就医指南
    科室导航
    临床科室
    医技科室
    行政后勤
    专题栏目
    更多专题
    健康山东